服務熱線:00852-23571588
唐驳虎:上一场中美贸易战,美国这个产业直接被打残
文 / 环球电视台 2018年07月10日 12:31
浏览数 290

 

贸易战的幽灵还在太平洋上游荡。

中美反复试探之后,真正的短兵相接很可能在7月初上演,眼下贸易战刚刚在股市上露出獠牙,美国又进一步限制中资收购美国科技公司。中美之“战”,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虽然还有理性的官员在释放接触意向,希望在最后一刻达成协议,但完全寄希望于白宫温和派压倒鹰派,让贸易战自己偃旗息鼓,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毕竟,中美贸易冲突并不少见,知战方可止战才是真理。

我们不妨分析一下,贸易战真正开打之后对中国的影响,以及中国可能的反制手段。顺便帮特朗普复习一下,上次贸易战之后,美国的光伏产业落下了什么结果。

【与风车战斗:特朗普叫了4500亿美元的牌,事实上真的存在吗?】

与风车战斗的特朗普

美方的挑战书里,有很多信号和层次。

第一步是宣布将对中国进口500亿美元商品增收25%的关税,中方对等还击。特朗普变本加厉,三天后发表声明称考虑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

他还声言“如果中国再次提高关税以报复打击美国,我们还将再次追加对新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额外的关税。”

这4500亿美元讹诈的目的,是要求中国不再“盗取”美国的知识产权,且不说其盗取之说纯属无稽之谈。这4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到底存不存在还是一个问题。

没错,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5060亿美元,进口1300亿美元。中国顺差3760亿美元。但这个数据有很大问题,每一条都让特朗普的政策打折不少。

第一,美方把从香港转口的国际货物,也算作是中国出口。中国海关修正了转口贸易的误差,测算出中国出口4497亿美元,进口1607亿美元。顺差2890亿美元。

第二,作为最大的服务贸易顺差国,美国却一直避而不谈。过去10年间,美国服务业对华出口增长了5倍。2017年美国对华服务贸易顺差达541亿美元。

第三,以上的统计方式,其实都没有充分考虑供应链的复杂性。以苹果手机为例,目前在中国加工组装的苹果手机,大量配件是从韩、日等地进口,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实际上包含了美对日、韩等国的部分贸易逆差。根据WTO等组织计算,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规模至少要比美方公布的数字减少1/3。

中国(大陆)的出口有三分之一来自于其他经济体的原料和部件。数据来自OECD,2011年。

如此一增一减,扣除加工贸易的因素,中国对美国出口商品加服务总额应该在2000-3000亿美元之间,而美国出口中国的商品和服务总额约2400亿美元。

所以,一些觉得美国的筹码比中国多的言论,可以先洗洗睡了。

那么有读者可能会问,特朗普毕竟叫了一个4500亿美元的牌,如果这些出口额事实上不存在,那么他最终打击到了谁?

【散弹与钝器:特朗普的板子很可能先打到自己人】

这就涉及到贸易战加征关税的特性。加征关税这个手段,其实和之前针对中兴的禁令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这种手段直接作用是增加政府收入和操纵进口价格,如果这些货物不容易在当地被替代,一部分关税成本实际上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比如此前特朗普针对钢铝洗衣机征收的关税已经导致美国家庭平均多花了80美元,如果这样继续加税,那么平均家庭的成本将上升到210美元。

对于居民的影响可能短期并不明显,但供应链上的企业就立刻需要面对一个生死存亡的问题。而且最为尴尬的是,特朗普这个加税的动作,实在是让很多美国企业率先中枪。

以第一波加税的处理器和内存芯片为例,中国是芯片进口大国,出口相对较少,除了此前我们提到一些中国厂商翻新的芯片流入美国之外,其他出口都是美国企业在中国设厂再卖回美国,所以,特朗普的关税大棒一出,供应链上的苹果、高通、英特尔都感受到了威胁。

高通2017年来自中国的营收达到60亿美元,80%以上的苹果手机在中国组装生产,英特尔在美国制造芯片,在中国进行组装再运回美国,这部分125亿美元的营收也受到了威胁。

芯片的供应链相当复杂

不排除特朗普此举兼有迫使美国制造业回流的目的,但是2016年美国的综合劳动力成本为中国的7-10倍,相对于芯片出口美国的关税从零上调至25%,美国的高成本才更可怕。

毕竟,英特尔提到选项倚重在哥斯达黎加、马来西亚和越南的组装中心。虽然也在去年宣布在美国建70亿美元新厂,也更多出于理顺无人机、自动驾驶汽车芯片等新业务的目标。要记得,就在英特尔老总向特朗普“表忠心”的同时,另一家芯片巨头格罗方德宣布在成都建立90亿美元价值的晶圆制造基地。

布局成都的格芯成都12英寸晶圆项目奠基。

特朗普引发的反作用在不断扩大,由于美方掀起的贸易战浪潮,欧盟进口美国产摩托车关税从6%升至31%。以哈雷摩托为代表的一些企业担心业务受到影响,6月26日宣布将面向欧盟的生产线迁出美国,转移到巴西印度和泰国。

那么大企业会不会纷纷脱离战区,也从中国迁走呢?前往成本更低的地区本来就是大趋势,但考虑到中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门类最齐全的工业体系、世界一流的交通体系、也拥有训练有素成本较低的劳动者队伍,加之转移产业链需要数月到数年时间且成本不菲,所以很多企业会慎重行事。

移动供应链的代价。数据来自高盛公司报告,2017年。

而美方折腾产业链希望伤到中国,则完全忽略了另外一个方面。

2016年在中国商务部关于中美贸易的报告中提到,如果没有中国廉价劳动力和庞大的产业链配套支持,美国的许多创新都会因成本问题而无法商业化。从这个角度看,中国支撑了美国在设计、营销、物流、零售、金融、财务等领域的大量服务业就业。

你看,伤敌八百自损一千这种事情,特朗普相当在行。

特朗普愿意牺牲普通公民和企业的利益, 并且在言辞中劝说“爱国者们”戒急用忍,倒是和当年的李登辉如出一辙。

【加征25%关税是什么概念?对中国经济影响多大?】

美国的进口关税税率并不高,普遍在20%以下,最高的是服装和纺织品,税率在18.7%。本次主要加税的机电产品的平均关税也在5%左右,加税25%是一个不小的幅度。

但这25%并不是一个特别有杀伤力的税率。老布什曾对进口钢材征收30%的关税,里根曾经对一些日本产品征收100%的关税,这才是关税战的玩法。

要知道奥巴马上任第一年轮胎特保案对中国乘用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行特别保障措施,连续3年进口征收高额关税。第一年加征35%关税,第二年加征30%,第三年加征25%。中国出口美国的数额下跌一半,但在2012年美国“轮胎特保案”到期失效后,中国对美国出口轮胎数量开始大幅反弹。

2009年9月11日,奥巴马宣布对中国输美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

还有中美之间的光伏“双反”案。2011年德国SolarWorld美国分公司联合其他几家美国光伏企业认为中国光伏企业有“非法倾销、非法补贴”的事实,美国商务部随后展开了“反补贴反倾销”调查,2012年和2014年分别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过35%到65%的反倾销反补贴税,当时对没有应诉的企业征收的反倾销税达到了249.96%

中国光伏产业遭到了很大的杀伤,连续两年出口大幅下降,很多企业要么放弃美国市场,要么不得不在美国建厂。

但也有很多企业调整重心分散布局,当然,也有一些拥有海外产能的光伏企业,在加征30%的关税的情况下,相比美国的企业依然有竞争力。

虽然近几年也是冲击不断,但中国光伏企业埋首技术创新,多项专利领跑全球,2017年,中国光伏行业生产的硅片全球占比83%、电池片全球占比68%、光伏组件全球占比71%。中国凭借全产业链条上的领先技术水平,成功占领了世界市场,这趋势不是一个“双反”就可以阻挡。

各经济体光伏元件市场占有率。

美国光伏产业凭借高关税得到什么好处没有?从双反案开始,在美国政府拼命补贴的情况下,由于新能源市场压力和企业竞争力不足,还是有25家美国光伏制造业关门/倒闭。

在2017年,整个美国仅有两家公司制造太阳能电池和组件,有8家公司制造组件,但用的是进口的太阳能电池。更惨的是,因为特朗普年初再次提升进口光伏面板的关税,2017年这两家中的一家Suniva已申请破产。美国的光伏制造业几乎已经消失。

呵呵,这就是贸易战。

话说回来,以上都是针对某一特定类型的产品,美国如果真的全线开战,也难占到便宜。

有美国财政部经济学家表示,因为加税之后中国产品仍然有竞争力,中国相关出口不可能完全消失,最多可能会减半。

就第一批500亿美元的清单来看,美国对中方机电产品的依赖度较高,短期内业并不容易找到替代产品。所以中国损失的出口额可能会更少。

美国进口商品构成。来自农银国际报告。

当然,中国也是要付出相当成本的,这也是中方一直希望息战止战的原因,太不划算了,不陪你打你一直纠缠,陪你打的话给你个教训,自己也免不了受伤,烦。

4500亿美元的出口额(如果这么计算的话)占到中国进出口总额的10.4%,以价格弹性系为1计算,中国减少的出口总额大约在525亿美元(实际可能会少一些)。中国总出口和总盈余下滑,GDP增速大约会放缓0.5%左右。

要知道,在2016年特朗普当选时,各大机构所做的测算都包括15%、30%、45%三种全面开战的税率假设,摩根士丹利等测算,对应三种税率中国对美出口分别会下降21%、46%、72%,中国总出口对应下降的幅度分别约为4%、8%、13%。因此在中值税率假设下,出口总量的降幅8%,考虑到我国美元计价的出口在2016年下降了7.7%,该降幅尚可接受。

摩根士丹利的测算。

也就是说,更狂野的贸易大战其实还离的很远,即使真的来了,也在接受范围之内。

另一方面,长期贸易战可能影响国家财政收入,个别被打击的行业可能会遭遇困难。

还是以全面开打加到30%的税率计算,中国就业人数可能较少0.55%,以2016年7.76亿就业人口计算,可能的失业劳动力在427万左右。

与此对比的直接数据是,2008经济危机后外贸出口大幅下降,非农就业减少2850万人。另外一个数据是,2017年中国高校应届毕业生达到近800万。

美方自然也受损不小,美对华出口和中美双向投资共计支撑了美国内260万个就业岗位。即使只是小打贸易战,预计美国私营领域将失去130万工作岗位。

【中国的反击选项】

对于咄咄逼人的美国,中国绝不像舆论说的那样无牌可打,事实上不管是货物贸易的数量牌,还是涉及服务贸易或者美国企业质量牌,都是很好的筹码。只不过很多操作具有相当的复杂性,不像互加关税那样都是近身肉搏,因此也不为一般读者所熟悉。

目光先回到2016年底,为了给满嘴加税的当选总统特朗普一点提醒,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引用了一篇研报,借此暗示了中方可能的动作和中美贸易战的后果。

这是美国权威智库彼得森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设想了全面贸易战、非对称贸易战、短暂贸易战三种打法。

第一个就是全面的贸易战,当时测算的是特朗普按照竞选承诺对中国征45%的关税,同时中国对等还击。目前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如果中国采取反制措施(增加关税、反倾销调查等),美国相关行业也将受到较大影响。同时,中国也可提高相关出口补贴以部分抵消美国关税的影响。

中国6月出台的500亿美元报复清单中,增加了农产品、汽油产品和医药设备的比例,取消了对于航空器163亿美元税额加征。重击农业产区,影响特朗普的票仓,同时中国已经将印度、韩国等国大豆进口关税降至零。

分享到 
会员登录

其他方式登录:

手机注册邮箱注册
手机找回邮箱找回